我爱唯美意境网

注册 | 登录

爱生活,爱唯美!

您的位置:首页 »

【流染出品】《上邪》文/戏子

“在下,白晨。”
“我叫上邪,怎敢与君绝。”

等待

怎忍心让我望断一秋残阳
也不曾见你踏马归来

我摘桐花送苏七<叁>

我愿生世为你祈祷,祈祷你下辈子不要再遇到我。不要再如此命薄。我用裘衫换道衣,将三千墨丝削为尼。我承载不了仇与期,更奈何不了心中翻江倒海的思绪与恨意。你在乱世中回首,我便在原地永生等待着你。你不负心意,我便生世许你。

我摘桐花送苏七<贰>

“ 时辰已到,行刑!” 说着判官把判尺狠狠一丢。侩子手大刀正要看下去,只见漫天下起了花雨。那是秋素熟悉的桐花。。正在这时,一阵旋风刮来。。 “ 人哪儿去了?妖孽呢?!!” 百姓惊恐。从此秋素便不知所踪。

我摘桐花送苏七 <壹 >

我用裘衫换道衣,将三千墨丝削为尼。我承载不了仇与期,更奈何不了心中翻江倒海的思绪与恨意。你在乱世中回首,我便在原地永生等待着你。你不负心意,我便生世许你。许你生世安定,生世幸福。在你离去之际,我便择清静之地,希佛祖期许,望万神护你。

邀得彼岸花共赏<贰>

这漫天的花香,漫天的悲凉。 夜已凉,曲成伤。花开花落两茫茫。月明亮,地上霜。谁知等闲人心慌。长亭长,百鸦怆。

邀得彼岸花共赏<壹>

旧时龙纹玉掌梳,人面久孤独,文雅端整也遮不了攒眉千度。自是系人深处。 旧时长春万花羞,残枝向东流,却拿柳展宫眉换了胭脂红袖。深院鬓发幽幽。旧时霜气霸横秋,寒月倚孤楼,那人家把一段新愁欲说还休。用黄金换美酒。

戏子入画,愿执手天涯<壹>

湖中间有一处楼屋。琉璃顶,红纱帐,房屋散发着洛神花的香味,被四周茂密的水草映着,红绿相映,极为妖娆。

同命鸳鸯

仙池海棠俗根未净,这是你该有的定数 。于是我开始了红尘中的漂泊不定。你说你认识我,可我却不曾记得你。你说,命中注定 ,我们是同命鸳鸯。 同命鸳鸯?这话竟然如此耳熟。

半生红装,半世梨妆

墨以凝,水成冰,笔早已放下。眼前宣纸上的轮廓被冷风吹硬。花重影,天坠星。一袭梅花红裳在萧瑟的画卷上尽显苍凉。不若换成用梨花点缀的白裳还有梨花妆

今夕何夕

我寻觅着过往 ,埋葬着惆怅。谁曾在我的心里搁置了伤?我沐浴着阳光,踏着薄凉,走在没有花开的方向。 我舍弃红烛朱裳,拭去梨花淡妆。任空气中充斥着浓密的胭脂香,刺鼻的味道扑着脸庞直逼早已麻痹的思想。我亦是谁 ,谁又会记得我曾经的模样。

第 1 页,共 1 页1
  • 近期评论

    • 微关注

      微信 扫描左图,或添加微信号 wwmm-me,订阅唯美意境网,精华优美文字每日推送。也可以用微信投稿哦~

      订阅到

      近期热门

    • 最近访客